一般人對於遊玩 或者是個旅途的開始 

總是會抱持著相當的期待

但我總會在玩樂前就想到旅程結束後的失落與難過

M說我這叫做 生於憂患



一段旅程 有開始就有結束

還在學校念書的時侯 有時隔了一二個月才回家

當火車一站一站的停過了台南 停過了岡山 停過了楠梓

我就知道快到家了

要是當火車駛過愛河 我看到那映在河上的綺麗燈影

就有種很安心的感覺

知道我要回家了



四年的時間並不算短

只是令人驚訝的是 當眼睛睜開的那天

你居然發現那是昨天的事了

我愛著我離不開的高雄

雖然他己經與我記憶中的點滴開始漸行漸遠

但已越顯越美麗的她

這點倒是值得慶幸 無庸置疑的



捷運開挖後 中山體育場被拆除了 我還在那聽過周華健的一場演唱會

大統百貨火災後 五福路多了一座城市光廊

西子灣旁有處很美的打狗英國領事館 還有旗津的海岸線

時間拆除了我記憶裡的每一塊熟悉的領土

重新拚湊 我在一旁像個過路的旅人 微笑著

期待看到一頁什麼樣的新風景



前天到台南找阿關 一路坐著搖搖晃晃的電車

在電車上看完了四分之三的吉本芭娜娜

車從高雄開往彰化 我看了看車上的人

有的在打盹 有的在看書報 有的學生倚著車邊背著英文單字

有的則是望著窗外發著呆

因為我愛在坐車時發呆 所以也常會想

那些看著窗外的人 都是在想些什麼呢

還是和我一樣 什麼都不想 

什麼都不想



身邊的人來來去去 

車門開 一群人下車 車門關 又一群人上車

然後繼續往前 

當列車停靠在台南 到了我的站 我起身

隨即一個女學生坐了我的位置

我 頭也不回的下車



關說 六月中她就要搬回高雄了 

因為二年級的課變的少了 所以也不用在外頭租屋了

才一跨上機車 雨就滴滴答答的掉了下來

不知道該說是和台南有緣無緣

連來了二次都是遇到了個下雨天

照理說 台南該是不常下雨的 

不過就是個巧 還能怎麼說呢

還有幾個想去的地方 不過一遇到了下雨 就也整個人懶的不想出門了

本總是想反正來日方長 總有時間可以好好的把台南玩透透的

不過要是阿關一回去 倒也就沒什麼機會去台南了吧



六點多離開台南時 天空還飄著細細的小雨

但當車一離開台南時 意外的 就一點雨都沒有了

也許是下午睡了個小午覺吧 整個人覺得累 但倒也沒有很強的睡意

看著沿路經過的風景 想著自己也許有點習慣了這樣的來來去去

到底要停在哪裡 如果這世界上沒有個能讓我停留的地方 

我害怕的不敢再去想



看了車上的影片會容易讓身體感到不適 

於是我又轉頭看著外頭的車輛

一輛 接一輛 等著超越 被超越

會不會哪天我離開的時侯 其實我並不會如我所想的一樣想念這裡

那麼 這也算是一種無情嗎

我問著倒映在玻璃上的我

但她只是靜靜的 沒有回答



車緩緩的行駛著 轉了個右彎準備開下交流道

我看到遠遠的新光三越招牌正招搖的閃著它的燈光

雨已經停了

二個小時的車程 意外的居然沒有感到不適

只是在抵達朝馬時 下了車

卻不確定是不是該說聲

我回來了

車潮將我推入一陣尷尬



下了巴士 微涼的空氣告訴我今天下了一場雨

站在路邊等著紅綠燈

說不出是怎麼樣的熟悉陌生

也許等到哪天我真的回到家了 

不會再想離開的時侯

我就能夠很坦然的說出 



我回來了














-----

jsu07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