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5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10 Tue 2005 02:51
  • 覆蓋

你的記憶停留在哪一段



有沒有在畫水彩畫時 不小心上錯了一筆 或畫壞了一個顏色

通常除了在旁邊加上幾筆 畫成另一樣東西外

另一個方法就是用白色 或是原來的底色

重新上過一次 

盖掉原來畫錯的地方

等顏料一乾時 就會一切完好如初 像什麼都沒發生過的一樣



像立可白也是應應這時代所發明的產物

還記得唸國小的時侯

哪來立可白或修正液這種東西

所以做學生的 每一字 每一筆 每一劃

都得要小心翼翼的

要是寫錯了個字 還得要用擦原子筆的擦子

而往往會把生字簿擦的快要破皮



但事情總有正反二面的看法

有了修正液這種東西的發明 才會造就現在很多人對於寫字很無所謂的態度吧

倒也不是要說關於寫字的這回事

而是現在似乎有太多人 對於事情的看法 或是做法

就是這麼無所謂的態度

反正被原諒已經變成是件太平常的事了

而做了什麼 發生了什麼 好像也只要等待下一個發生

等待著被覆盖過去

就可以裝做沒發生過一般的輕鬆簡單



好像就是如此吧

就連所謂回憶也是可以被覆蓋過去的一件事情

當和最新的現在 創造出的每一個發生

當他一發生時 就馬上成為了過去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但新的過去卻又可以覆蓋掉舊的過去

就連對於曾經發生還如此念念不忘的我

竟然也在過了的這麼一年裡 就一點一滴的讓他離去了

就連在我心裡重要的”約定的那個日子”

居然也在前天醒來時 才驚覺已經又過了五天了

這樣的我 到底是在乎著 還是已經不在乎了呢



像是做最後的一場告別般

我在南方的大街上盡情的想念他

一再地將所有的以前好好地複習一次

我試著抬頭看著星空 試圖尋找他說的滿天無垠的星星

但可惜的 星星卻也不在了

新的一層圖象蓋過

我知道今後南方己經不再是只蒙上他的天空

也算是一個新發現



或許該謝謝M替我找回失去已久的勇敢

 

還不確定下一站在哪裡

但我想 我想回去每一個曾經看一看

面對不一定非要扯下傷口不可 也許也可以很溫柔

從溫柔的背後學習勇敢和堅強 倒是個比較正面積極的做法



覆蓋一些過 一些錯 留下美好的 值得懷念的

再走出一點 抬頭看

又是新生的一天














jsu07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一般人對於遊玩 或者是個旅途的開始 

總是會抱持著相當的期待

但我總會在玩樂前就想到旅程結束後的失落與難過

M說我這叫做 生於憂患



一段旅程 有開始就有結束

還在學校念書的時侯 有時隔了一二個月才回家

當火車一站一站的停過了台南 停過了岡山 停過了楠梓

我就知道快到家了

要是當火車駛過愛河 我看到那映在河上的綺麗燈影

就有種很安心的感覺

知道我要回家了



四年的時間並不算短

只是令人驚訝的是 當眼睛睜開的那天

你居然發現那是昨天的事了

我愛著我離不開的高雄

雖然他己經與我記憶中的點滴開始漸行漸遠

但已越顯越美麗的她

這點倒是值得慶幸 無庸置疑的



捷運開挖後 中山體育場被拆除了 我還在那聽過周華健的一場演唱會

大統百貨火災後 五福路多了一座城市光廊

西子灣旁有處很美的打狗英國領事館 還有旗津的海岸線

時間拆除了我記憶裡的每一塊熟悉的領土

重新拚湊 我在一旁像個過路的旅人 微笑著

期待看到一頁什麼樣的新風景



前天到台南找阿關 一路坐著搖搖晃晃的電車

在電車上看完了四分之三的吉本芭娜娜

車從高雄開往彰化 我看了看車上的人

有的在打盹 有的在看書報 有的學生倚著車邊背著英文單字

有的則是望著窗外發著呆

因為我愛在坐車時發呆 所以也常會想

那些看著窗外的人 都是在想些什麼呢

還是和我一樣 什麼都不想 

什麼都不想



身邊的人來來去去 

車門開 一群人下車 車門關 又一群人上車

然後繼續往前 

當列車停靠在台南 到了我的站 我起身

隨即一個女學生坐了我的位置

我 頭也不回的下車



關說 六月中她就要搬回高雄了 

因為二年級的課變的少了 所以也不用在外頭租屋了

才一跨上機車 雨就滴滴答答的掉了下來

不知道該說是和台南有緣無緣

連來了二次都是遇到了個下雨天

照理說 台南該是不常下雨的 

不過就是個巧 還能怎麼說呢

還有幾個想去的地方 不過一遇到了下雨 就也整個人懶的不想出門了

本總是想反正來日方長 總有時間可以好好的把台南玩透透的

不過要是阿關一回去 倒也就沒什麼機會去台南了吧



六點多離開台南時 天空還飄著細細的小雨

但當車一離開台南時 意外的 就一點雨都沒有了

也許是下午睡了個小午覺吧 整個人覺得累 但倒也沒有很強的睡意

看著沿路經過的風景 想著自己也許有點習慣了這樣的來來去去

到底要停在哪裡 如果這世界上沒有個能讓我停留的地方 

我害怕的不敢再去想



看了車上的影片會容易讓身體感到不適 

於是我又轉頭看著外頭的車輛

一輛 接一輛 等著超越 被超越

會不會哪天我離開的時侯 其實我並不會如我所想的一樣想念這裡

那麼 這也算是一種無情嗎

我問著倒映在玻璃上的我

但她只是靜靜的 沒有回答



車緩緩的行駛著 轉了個右彎準備開下交流道

我看到遠遠的新光三越招牌正招搖的閃著它的燈光

雨已經停了

二個小時的車程 意外的居然沒有感到不適

只是在抵達朝馬時 下了車

卻不確定是不是該說聲

我回來了

車潮將我推入一陣尷尬



下了巴士 微涼的空氣告訴我今天下了一場雨

站在路邊等著紅綠燈

說不出是怎麼樣的熟悉陌生

也許等到哪天我真的回到家了 

不會再想離開的時侯

我就能夠很坦然的說出 



我回來了














-----

jsu07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