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處在一種氣壓很低的氛圍



有些話 想說卻不能說 



活生生的壓在喉嚨 再嚥進心裡的感覺真的很痛苦



也曾經想要努力什麼



但 當自己明白 太多太多都是徒勞無功的時侯



我只能選擇沉默





因為不能說 



因為不能說



被囚禁的聲音比被關在監獄裡的犯人還痛苦



說真的 我並不期望改變什麼



甚至我也很清楚 不可能再改變什麼了



只是連自我的抱怨都不行了嗎



連思想也要被囚禁嗎 連聲音都不能出



很好 於是我選擇沉默



我選擇在另一個安靜的角落繼續著我的日常



那為何連我的沉默都要責怪



我不了解了





尊重別人很難嗎 



我覺得比說英文 比寫程式 比面對奧客簡單多了



我再怎麼不喜歡一個人 只要他給予我尊重 



相對的 我也會給予適當的回應



媽媽說 這叫禮貎



大人都教小孩子要懂禮貎 原來是因為大人自己都不懂嘛





心很累了



也許不單純是連上太多班的原因



是不是工作久了跟感情一樣 很容易倦掉 



少了新鮮感和刺激 一樣精準的模式日復一日 就很令人生厭



也許我那份不安定的因子正在蠢蠢欲動



等待某一天爆發 



等待某一天真的不願再繼續的時侯 讓他結束



一切歸零 然後



再重新開始 














-----

jsu07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