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的我們 不懂得隱藏

以為誠實是最偉大的教養

於是我們坦白 我們說了又說

一些重要的 或者無關緊要的

即使夜深了 仍然竊竊私語著



天真地以為剖開了自己 交給了對方

就是最忠誠的做法

但沒有人提醒

赤裸 是很容易受傷的

傻呼呼地走了一遭 舖滿謊言碎片的長道後

我們 就這麼長大了



後來的我們 學會了隱藏

學會了在百分之九九的純白裡

收起一抺無慮的憂傷

和著那些治感冒的 治頭痛的 治失眠的

七彩藥丸 大口一飲 就吞下了

治好了所有病痛 就健康了

附帶產生的抗體 足以抵抗下一次病毒的侵襲 

再也不怕了



抱歉無法再捐出一點點坦然

我什麼都給不起了

從一無所有的人身上

你還想再榨出一點什麼來



寄生與豢養間無謂什麼公平法則

只要快樂就好

只要開心就好

本來就是心甘情願 不是嗎

那還有什麼好計較





有沒有學會 下一次

謊話要說的再自然一點














-----

jsu07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