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嘶力竭之後 像完成一場華麗的儀式

回到家 心情卻平靜的像什麼也沒發生過般

如往常地做著一般的日常 

累了 就睡了



因為容易緊張的個性連自己也無法控制

好像接連二天下來 胃對於進食這件事感到不悅

便都輕率地草草帶過

某一天醒來 發現好像瘦了一點的臉頰

也不知道要不要開心



終於時間也會過的 放鬆了一天之後

身體終於在休假日大聲地提出抗議

很像是扁桃腺發炎的樣子吶

(不過也不大確定到底是智齒發炎還是怎麼回事)

總之就是在床上昏睡過去了



從早上十一點多醒來 又睡

睡到了下午三點多醒來無事 又睡

再醒來的時侯是五點多

雖然也不餓 不過還是出門買了份晚餐

回來吃飽了 七點多 再繼續睡

一直斷斷續續的睡眠 其實連身體都累了 

但就是醒不過來 

像一種意識與身體清楚分離的感覺

很怪 卻又不怎麼怪



這二天 好像有一股壓力很大 很憤怒的情緒

卻搞不太清楚這莫名的情緒從何而來

怒的想砸了全世界 

真的有點莫名奇妙吶



一個二月份過的有點低氣壓

不過 還是要忍耐吧



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忍



再忍一點吧 (呼~)














-----

jsu07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