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光想要寫這個標題就有點頭大

最近的生活裡好像快被一堆小事淹沒
但事事小 事事不小
說它是大事 但也了不起只是生活裡的點滴
但生活點滴 何嘗不是我們生活每一日最重要的事

上週和妍薰去誠品看了張永智的新專輯發表
再之前 借了他一部2003年的作品"心戀"及一本旅札回家先溫習
突然有一種 熟悉卻又不耐的感覺
張的字裡行間裡 充滿了愛與戀的風花雪月
我躺在床上看 邊讀著 邊打了個呵欠
曾經我會迷戀的文字堆疊出一篇又一篇的哀愁
現在我卻只想播完一整片的爵士
亂跳舞 或唱歌 就是不再把自己丟入那片泥濘裡

張寫的 說的 
突然間 我將他和另一個人疊在了一起
我對他的風花雪月曾經何時也感到不耐了起來
那樣的哀愁與悲傷
如果不是為我
我何需心疼

這算不算我不愛了的解釋


某一個下午
一個人去吃了摩斯漢堡
順便外帶一份去給對我略施小惠的同事
看了一下班表 原來星期二只有我很大膽的排休假
無聊透頂之下
一個人去唱了二個小時的KTV
一個人進場也要算二個人的入場費
我想到了慾望城市中的凱莉的疑問:
什麼時侯在這個城市裡單身也成了公害了
一個人吃飯要被不得已的併桌
一個人唱歌要算二人的費用
一切都被合理的莫名奇妙

一個人唱完二小時花了218元
算起來倒還可以接受
就當作看了一場電影罷了
只是在點歌與唱歌之間有點忙碌
好處是不必強迫朋友接受我鬼一舨的歌聲
實在是功德一件
更何況胡亂走音也亳無愧疚之心
一個人  倒也挺開心的


因為張永智說了一句deja vu
我開始學起法語

deja vu
法語是似曾相識的意思
讓我想起了一部老片
年記很小 但看了卻印象很深刻的片
因為這句話讓我開始找了些線上法文來學習
但我也知道自己是個三分鐘熱度的人
所以倒也不強迫自己要多認真
反正學多少算多少
一切的事物都要以有趣為主
突然想起我的日文已早被抛到海角天涯去了


他說 也許他會來
於是我又在每一日等待中失望
有人說
我該好好問清楚
關於心裡的疑惑
是嗎?

不想問的背後我也許早就知道答案是什麼
不關於他的
而是我的
仍然不停的在逃避
也許是我
不想知道答案而已

他又投了顆石子在湖裡
一開始只是個小圈
然後會一圈一圈的擴大
一般的解釋叫做:漣渏
我的解釋叫做:想太多

投者無心 被投者有意
是不是就是這樣
也許我該逃避的徹底一點
從此再也不見 才是好的
我真的  還是沒有答案


零碎的小事佔滿的週圍
所幸我不需要為擾人煩心的事困擾太久
總是有要忙碌的點滴
去洗件夏被 煮碗湯 切份水果
走段路 買包吐司 繳水電費
看本書 寫幾個單字 上個網
可以分心的事情 總還有好多好多
而想念 也許不是這麼重要的


過好自己的生活
認真的看著自己身邊重要的事情
一點一滴的累積
生活裡的瑣碎小事 也許 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jsu07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